父亲为我流过泪

  ◎刘建忠

  父亲从不轻易流泪。父亲第一次流泪是在10多年前,父亲流泪的情景让我刻骨铭心,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父亲说,男人就应该像一棵能够承受风吹日晒的大树,给自己的老婆孩子带去温暖和保护。因此,父亲忍受着家庭的重轭,就那样默默地行走在人生的路上。父亲的性格是刚强的,在苦难和不幸面前,父亲常常表现出惊人的忍耐与宽容。我一直把父亲这种坚韧的内敛当成是一个男人的真正本色。可后来,父亲却因为我掉泪了,在我面前。

  是多年前的一个秋天,田野里翻滚的麦浪,预示着一派丰收的景象。而我却不能像农民收割庄稼那样去“收割”到自己投给报刊的文章,我无数次的付出就在这样的季节里黯然失色。尽管没有什么让我喜悦的结果,但因为有梦想,我生活的每一天又充满了信心和亮色。

  父亲决定让我当兵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一天,父亲找到我非常认真地说:“儿啊,爹想来想去,还是想让你去当兵,到部队了,你肚子里的那些东西才能派得上用场。”父亲说罢,就狠狠地吸了一口旱烟,然后又用征询的目光看我。

  我知道父亲当年没有当上兵,后悔得要命。听父亲讲过,和他那年一起验上兵的,后来从部队转业回来都弄出了名堂。在某种意义上说,父亲是希望能够在我身上圆他年轻时的那个光荣梦想。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来得及考虑成熟,父亲就给我报了名。等他再见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他早就为我准备好的牛车上。父亲要送我参加县里组织的基干民兵培训。我一下子傻了眼,进而为父亲这种强加意志“先斩后奏”的做法深感不悦。一路上,我很不情愿地跟父亲做着对抗,尽管他说尽好话数次劝我,甚至还向我表示了歉意,但想到参加了培训,就意味着要离开家,离开亲人,我忽然害怕起来。于是,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跳下车,撒腿就往山上跑去。坐在车上的父亲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我早就跑出去了很远。我看到愤怒的父亲顾不上手里拽着的牛缰绳,发疯似地向我追来。可无奈父亲体弱多病,追着、追着,体力渐渐不支,最后不得不停下来。然而,就在我掉转头再看父亲的时候,他却蹲在山上抱着头像个孩子似的哭起来。就是那一瞬间,我的心突然像被一把利刃扎了似的剧烈地疼痛。父亲落泪了,为了我。

  这时候,我再没有勇气跑下去了,我觉得我的那点勇气正被越来越重的负疚之情慢慢地挤压着、吞噬着。我忽然改变了方向,向父亲走去。我看到了霜染两鬓的父亲是那么的苍老,我更听到了父亲眼泪被风吹走的声音……我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父亲,就这样,两个大男人在无人知晓的大山里相拥而泣。

  那年秋天,就是从父亲的那次流泪中,我开始长大并懂事。那年秋天,我应征入伍。之后的日子里,我牢牢地记住了父亲流泪的情景,并把它当成了一种激励,用心去抒写父亲在我身上寄托着的那个光荣的梦想。立功、受奖、提干,还凭靠自己的努力终于跳出了“农门”。多年以后,当我把父亲从北方农村的那片黑土地上接到我居住的城里,再次谈论起父亲的那次流泪时,父亲却说:“儿啊,爹是没有流过泪,但想想你能够有今天,那次眼泪就流得值!”说完,父亲就笑了起来,笑得异常开心。可我却没有笑出来,心头反倒涌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涩。

(作者:杨舒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