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污水倒灌,居民给下水道安箅子

  事发交警一大队家属楼,居民不愿这么干但又没办法

01.jpg

  住户在家中下水管道上安装的铁箅子。     林琴 摄

  张家口新闻网讯  为了防止污水倒灌进自家,交警一大队家属楼甲单元东侧居民家一层到四层住户都在下水管道上安装上了箅子。污水外溢问题解决了,但家里常常泛臭味。4月13日,市民曲先生向本报市民热线反映了这一情况,曲先生表示,居民其实谁也不愿安装铁箅子,但又不得不安装。现在,下水道内的4个铁箅子成了居民心中解不开的“愁疙瘩”,他们担心下水管道内的杂物越积越多,影响排污。

  24小时下水道堵3次

  楼内居民介绍,该居民楼集中安装下水道铁箅子的事情,发生在今年1月份。

  1月6日早上6时,二层住户黄先生发现脏水再次倒灌进屋内,黄先生连忙起身“抗洪”抢修。24小时内,黄先生家中下水道3次被堵。这次,除了主卧,家中各处都被污水浸泡,有地方污水近5厘米深。

  “污水从下水道往外溢,地板上全是屎汤子。黄色脏水流的到处都是,并且沿着门缝、出水口流到楼道和楼下。第二天一看,流到楼下的脏水结了约10厘米厚的冰。”提起家中溢污,黄先生又气愤又无奈,“没办法,我只得再把清掏人员找来。因为时间太早,人家要100元才肯来。”

  黄先生介绍,他家第一次溢污发生在1月5日18时许。当天,黄先生下班回家,一进屋就被满地的污水惊呆了。他连忙找来脸盆、笤帚、墩布进行清理,一直忙到22时。23时,黄先生刚准备歇一歇,又听见下水道“哗”一声响,家里再次被污水浸泡,连厨房里储存的粮油都没有幸免。黄先生只得打电话找清掏人员。前两个电话,清掏人员都因时间太晚拒绝前来,第3名清掏工人表示,时间晚天气又寒冷,要100元才肯来。情况紧急,黄先生顾不得在意价格了。清掏人员离开后,黄先生又是打扫又是擦洗地板,一直忙到清晨4点才倒在床上眯了一会。

  1月6日早上,清掏人员告诉黄先生,一层住户在下水道上安了一个铁箅子,清掏工具打不动,他建议黄先生也在下水道上安一个铁箅子。不堪家中被污水浸泡之苦,1月7日,黄先生花50元钱请人在下水道上安了铁箅子。之后,黄先生将情况告诉了三层住户曲先生。

[!--empirenews.page--]

  多家住户污水倒灌

  1月7日上午10时,85岁的曲先生家污水倒灌。

  曲先生和老伴连忙进行清理,“脏水已经无法从卫生间流出,我只能一盆一盆地端着脏水往楼下的脏水井里倒。我85岁了,怎么受得了?”曲先生委屈地红了眼眶,曲先生和老伴忙乎了一天,才把家里收拾干净。无奈之下,1月8日,曲先生也找人在家中下水道上安了铁箅子,并于当晚通知了四层住户。

  1月9日早上,四层住户家中污水倒灌。下水道疏通后,四层住户效仿楼下住户的做法,也在下水道上安装了铁箅子。

  “不安铁箅子不行啊,我一个独居老人,家里淹了没能力收拾。”一层住户,75岁的范女士提起家中下水道溢污,也是一肚子“苦水”,“这两年,我家被淹过好几次,每次都是我拿着扫把、簸箕清扫,真是苦不堪言。清掏工人来疏通,从下水道里掏出过卫生巾、破袜子、破墩布等杂物。我上楼收清掏费时,让楼上住户都注意一些,但人们还是不自觉,下水道里总有杂物。下水道一堵,我家最先被淹,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在下水管道上安铁箅子。”

[!--empirenews.page--]

  居民心头的“愁疙瘩”

  铁箅子都是居民雇人安装的,安装人员先在下水管道上钻了几个孔,然后把两根钢筋棍钉进去,钢筋在管道里形成“十字”交叉状的箅子,作用是过滤杂物。但插进管道里的钢筋棍无法定期取出清理,一些杂物就会在交叉的钢筋棍上越积越多,最终还是会影响居民家中排污。

  曲先生对下水道里的几个铁箅子很不放心,“安了铁箅子,现在是不溢污了,但日积月累,下水管道的缝隙越来越小,总有一天遭殃的还是我们自己。最当紧的是居民间达成协议,大家都自觉一些,然后各家把铁箅子都拆了。”

  采访中,居民都表示安上铁箅子后家里现在是不溢污了,但不知道表面上这种“相安无事”能持续到何时。这栋楼是1982年建成使用的,下水管道本来就窄,一旦下水道不堪压力,后果不堪设想。虽然社区工作人员和红旗楼派出所民警多次到居民家中做工作,但想到污水倒灌进家里的情形,谁也不愿率先拆除铁箅子。

  范女士说:“如果大家都自觉一些,不往厕所里扔乱七八糟的东西,谁会在下水道上安铁箅子啊?”                                            (林 琴)

(作者:苏颖)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