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老了

田 丽(万全)

  父亲老了!父亲从坝上回来了,第一件事便是敞开大门,准备迎接他的女儿!

  可是,我从大门口长驱直入,却没有找到父亲的身影。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这时候,隔墙传来爽朗的笑声,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去感谢他的邻居了。这些天全靠邻居照顾园子,园子里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大丽花有一人多高了,樱桃树上,疙疙瘩瘩地结满了果实!

  我从邻家找回父亲,父亲立刻拉住我的手:走,爸爸给你找好吃的去!天哪!父亲以为我还是个小女孩呢!

  父亲在厨间忙忙碌碌,喊也喊不住。以前父亲从来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情,他的所有的兴趣和精力都给了他的工作。可是,现在父亲却对这些家务琐事乐此不疲了!

  饭间,父亲突然问:你知道爸爸的生日吗?我愣住了!我真的很不孝,从来没有关注过这样的问题。我只知道父母都是按阴历过生日,偶然想起,也会和他们一起庆祝一下。

  父亲郑重地说:记住,三月六日!万一哪天爸爸不在了,这是密码,啊?

  天!父亲不是健在吗?这么硬朗的身体,怎么会想起这些?父亲憨憨地笑了,我是说,万一……一股苍凉突然涌上我的心头,父亲!老了!晚上,我散步回来,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是用手机打的。我问:爸爸有事吗?他说:没有啊!我说,那就休息吧?他说:好吧,挂了。

  那部手机是哥哥送他的。我猜想他一定是不太熟悉手机的用法,也许刚刚会翻电话本,也许只是记住了女儿的号码,想试着拨一个?想到这里,我笑了,笑得有点无奈,有点伤感。

  父亲老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年,哥哥的牛死了一大片,经济损失达几十万元!父亲立刻拿出他仅有的一点积蓄,给了儿子。我趁机央求父母到坝下来住,父亲痛快地答应了,并且决定把自己刚刚修好的房子留给哥哥,带弟弟的儿子一起来,安排他在我这里念书。父亲考虑得十分周全,唯独没有考虑过他自己。为了儿子,父亲可以背井离乡,这对于安土重迁的传统的父亲,是个多么艰难的选择啊!

  初来的时候,父亲不太习惯。好在父亲天性乐观,每天都跨过铁路,到棋摊上去下几盘棋。

  有一回,父亲回来,看到火车道旁有几块煤,便伸手去捡。正好有个女子朝他这边走来。那女子像我一样,身着一袭黑色的长风衣。父亲立刻停了手,羞怯地愣在一旁。回来对母亲说:吓了我一跳!母亲问:遇到蛇了吗?父亲说:我以为看到女儿了!母亲嗔怪他:遇到女儿吓什么呢!父亲不好意思地说:我正捡煤渣,怕女儿笑话!

  哎!我的父亲!潇洒从容乐观自信的父亲,就这样,突然间,毫无商量地老了!

  父亲老了,卸去了科长、经理、局长的种种头衔,只把皱纹和白发,留给了自己;父亲老了,失尽了从前的潇洒与俊逸,连同昔日的锋利与锐气,只剩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快乐,还有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叹息……

  父亲老了,就这样,没遮没拦地一天天老下去了!而我却分明觉得,自己的心理还不够坚强,担不起父亲就这样,一天天老去的重量……想到这里,我的眼泪涌出了眼眶……

(作者:郝学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