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烟斗

董继胜(市区)

  又一个“父亲节”到了,虽然和“母亲节”一样是个泊来的节日,年过六十的我也很是喜欢。

  在人们用不同方式感恩父亲的时刻,在无限怀念中我又一次拿出父亲生前常年不离手,打磨的金黄色的烟斗,在仔细观赏和抚摸的同时,父亲那苍老﹑慈祥的面容在我面前久久展现。

  烟斗是父亲当兵时最好的战友在70年代送给他的。听父亲讲,他和战友在解放战争中,同一年,同一月,同一日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兵。因他们俩人又是同一年,同一月,同一日生,所以在当兵的三年里俩人成为最好的战友和兄弟。

  那时候,父亲因为身体不好,他们营长就让他当马夫,每天给当官的喂马。而他的战友会做饭,就当了伙夫。有一次,父亲因患感冒头晕目眩,夜间睡过了头,忘记了喂马,第二天被国民党值勤军官打了个半死,是他的战友好兄弟说情,才把父亲放了出来。整整半个月起不了炕,又是他的好兄弟每天悄悄地伺候他,救了他一条命。

  70年代初,那远在承德农村的战友兄弟寄来一封信,说他病重,想再见一面,父亲让大哥陪着去看他的战友兄弟,回来就有了这个爱如珍宝的烟斗。再后来父亲生前的10多年里,每当休息回家,父亲总是给我讲过去历经苦难的故事,一锅接一锅的抽烟。特别是他的战友兄弟去世后,他的情绪一落千丈,最终于84年冬离我们而去!

  想起父亲青少年的苦我思绪万千。小时候听爷爷说过:他的老家在山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30年代初,村里连年干旱,寸草不生,饿病死了很多人,村民无法生活,到处逃荒要饭,爷爷奶奶领着刚滿8岁的父亲,最终流落到古镇涿鹿。那时候,爷爷给人家当伙计,奶奶给人家当老妈,父亲只念了几个月私塾,后来就当长工。22岁时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兵,因为受不了当官的欺侮﹑压榨,最后悄悄地当了逃兵。解放前,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当长工,摆地摊,挑筐担篓做小买卖,受尽了人间疾苦。

  解放后,爷爷和父亲开起了杂货店,生活才一天天好转。1958年张家口地区煤炭生产日新月异,父亲又当了工人,直至退休。父亲是一个诚实的人,辛苦养家,孝顺老人,一生中没有享受过什么福。父亲虽然没读几天书,但他最爱看的就是《岳飞传》﹑《杨家将》﹑《三侠五义》﹑《小八义》等一些讲忠﹑孝﹑义方面的古典书籍,经常教育我们,“做人要讲诚信,要讲尽忠﹑敬孝﹑义气,这是咱们古代留下传统,不能丢掉啊!”

  父亲很少照相,看到烟斗就如同看到了父亲,一直以来,我视若珍宝一样地珍藏着……

(作者:郝学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