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永远】山村 父亲 母亲

  郝再富(尚义)

  我久久地眺望故乡的那面山坡,那里有深埋着的我父亲。

  三年前,父亲走完了他八十八年的人生历程离我们而去了。就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一个平凡的小山村,走了一位平凡的老人。想起我的父亲时,每一片黄叶的凋落,仿佛都是您离去的脚步,深深地压在我的心窝。一株株凋谢的枯树仿佛是你站在空寂的狂野上,经历风、经历雨、经历严寒酷暑。您的每一根白发如同垂落的枯枝般纷纷断裂,落入尘埃……

  我知道您的一生有苦、有泪、也有欢笑,您大半辈子为生产队当饲养员,您饲养的牲畜个个膘肥体壮,为农业生产做出了贡献,您的心里乐开了花。当时,全家人口多,生活条件差,缺衣少食,您心里累、心里苦。我也知道,您活着的时候因为您太平凡了,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深刻影响,您走后却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心灵上的创伤。您走的时候,您微睁着眼,似乎还没有看够令您饱经风霜的这个世界;您微张着嘴,似乎还有什么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您的手微微攥着,似乎还有什么需要干的活儿还没有干完……您就这样走了,怀着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对生活的回忆,对子孙的牵挂走了。您活着的时候,我没能力给您带来更多丰厚的物质享受和安逸幸福的生活,是我一生的遗憾,我深感惭愧。

  父亲走后,年近九十的母亲仍在日夜操劳。母亲年轻时因为家贫困穿得单薄,生活劳累,落下了腿疼病。我不放心,隔三差五回去看看母亲,这把年纪了,见一次少一次了。村里热心人告诉我,你娘每到星期天就朝着村头大路边瞭望,看看有没有班车来,车来上有没有下车的人,下车的人当中有没有你。瞭不着,就失望地一瘸一拐回了家。其实,下车的人当中就是真的有我她也未必能看得清,那只是一种心灵的期盼。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呢!我每次回去,大包小包,吃的、喝的,还有感冒药、腿疼药等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我一样一样地把各种药的吃法告诉给母亲,但母亲耳背听不清,也记不住。于是我就在药盒上画圈圈,一次吃几颗就画几个圈,一日吃几顿就画几行圈。她只是不停地说:“别买了,娘什么也不缺,你也不容易”。这句话我早已听贯了,所以我也不当回事儿。

  每次回去,母亲都要流两次泪,回去一见面握着我的手便是热泪盈眶,我知道,这是幸福的泪、高兴的泪、盼儿回家的泪。我临走时她还要流泪,我也知道,这是难以割舍的泪、儿走千里母担忧的泪。这泪水中饱含着多少次祈盼,多少次等待,饱含着母亲对儿女们一生的牵挂,更饱含着母亲对幸福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娘请您原谅我吧,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不能经常陪伴在您的身边。但不论怎样,我都要尽我的孝心照顾好我的母亲,让她老人家安度晚年。

(作者:李秋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