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父亲

  刘澍

  母亲又揩抹着父亲的像框,

  揩抹出一幕幕过去的岁月。

  母亲还在叙叨着,如以往,

  嫌临行的父亲衣着不整,

  边唠叨 边拾掇着父亲的衣领。

  父亲还在,

  那嵌印着红十字的旧医包还在,

  在父亲的书桌旁。

  斑驳的医包上刻留着风雨,

  更多的,是暖暖的温情。

  我翻阅父亲书架上的信函。

  亲人们述说着绵绵的思念,

  朋友们书写着久别的思情,

  患者们讲述着病情,还有田地的年景。

  母亲院落的芍药花白洁依旧,

  默默的杜仲碧绿依旧,

  淡紫的枸杞花素静依旧,

  母亲说,它们都怀藏着父亲的影子。

  我坐在父亲的坟旁,默默的,

  父亲也不说话,如以往的神情。

  我们望着白云飘过,

  望着太阳走过,

  望那蔚蓝的天宇,

  和这 碧绿的草原……

(作者:杨海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