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远归寻亲难 社区干部热心助梦圆

2020-06-14 21:52:25 郝媛媛

摘要:几经打问,老人和儿子终于找到社区,老人只记得亲人的叫“张福林”“张福禄”,但名字具体是哪几个字却不知道,面对仅有的一个拆迁地址、两个只知道发音的名字,任建锐知道这无疑大海捞针

张家口发布记者 段晓芳

近日,一位91岁的老人在家人陪同下,来到桥东区花园街街道怡安街社区,一进大门,老人就亲切地喊着:“小任,小任在吗?”

怡安街社区党委书记任建锐边应答边快步走到老人面前:“张姨,您来了,快进屋。”

抓着任建锐的手,老人让陪同的外甥张福禄将一面绣有“服务热情实实在在,家的感觉为民排忧”的锦旗递上,不住地说着:“感谢有你们这样的好干部,感谢你们帮我找到了亲人。”

老人名叫张志华,今年91岁,离开张家口到天津生活已有50年,不久前,老人在孩子陪同下回到故乡,想寻找惦念多年却失去了联系的外甥、外甥女。

“这些年我的梦想就是能回来找到我的家,看看的我的家,我的孩子们,我们这个大家庭,好多人吶!”老人说,起初时,与亲人虽然不能见面,但还能通过固定电话联系,但随着城市发展,天津和张家口都在对老城区进行改造,固定电话也被淘汰,大家断了联系。随着年龄增长,老人回故乡寻找亲人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这次,在儿子陪伴下,她终于回到了家乡。

        一到张家口,老人就迫不及待依记忆来到北站附近,遇到一个年纪稍大的路人就上前询问:“您是此地人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她觉得特别亲切,赶忙再问可知道长安街、怡安街,可认识张福禄。

一次次希望、失望,看着与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街道,老人强烈的渴盼中又有着难以言说的失落:“听着说不知道、不知道,心就凉了……”

后来一位路人告诉老人,长安街没有了,可以去怡安街社区问问,或许能找到。

几经打问,老人和儿子终于找到社区,老人只记得亲人的叫“张福林”“张福禄”,但名字具体是哪几个字却不知道,面对仅有的一个拆迁地址、两个只知道发音的名字,任建锐知道这无疑大海捞针。在外多年,老人乡音已改,这仅有的名字线索或许也与实际姓名出入颇大。

他一边和老人聊天以得到更多线索,一边从户籍底册寻找。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期盼也紧张,她歪着身子目不转睛盯着电脑,一幢楼,一处院,全社区15幢楼1327户全部找完都没有,哪怕发音相近的都没有。

“麻烦您,再找找,再找找……”老人的声音里带着哽咽,不断重复着“张福林”“张福禄”。

“如果找不到,老人该多伤心、失望。”任建锐安抚老人,与老人聊起往事,得知老人小时候常常到怡安街的戏园里听戏,许多角儿的名字她还记得。社区正好有个京剧团,团长老杨70多岁,或许认识老人要找的人。任建锐马上给老杨打电话,电话中老杨说当年他家不住这一带,对这里住户接触不多,但同一京剧团的邰燕住在附近,可以问问。

联系到邰燕,邰燕赶到社区与老人聊了半个多小时,老人离开张家口前记得的人和事儿,许多邰燕也都知道,可就是不知道老人的两位亲人。

看着老人眼中浓浓的失望,任建锐的心也揪着:“只能找派出所了,这是最后一点希望。”

经过查找,全市与“张福林”“张福禄”同音的有上百人,上百人中按户籍所在地查寻,符合条件的有十多人,年龄缩小到60岁左右,有三四人,但依旧无法确定谁才是要找的。任建锐问老人可知道外甥女爱人的名字,老人只知道叫“小严”,继续查找,只有一人爱人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彦”,但却没有这对夫妻的联系方式。最后,终于辗转找到电话,一提到从天津来的亲人,对方马上肯定:“对,对,有,有……我姨是自己来的……我们马上到。”

十几分钟后,91岁的老人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外甥女,一直坐在轮椅上的她一下子站起来,与外甥女张福林紧紧相拥……

社区党委通过看示意图、搜数据库、问老住户、查户籍图等方式,最终不负所托,为老人找到亲属,成功圆梦。

看到张奶奶一家人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任书记也深受触动:“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倾情服务,让群众满意,已是我们的一种习惯。”


返回顶部